<menuitem id="t1ehh"><strong id="t1ehh"></strong></menuitem>

      <track id="t1ehh"></track>

      <menuitem id="t1ehh"><dfn id="t1ehh"><thead id="t1ehh"></thead></dfn></menuitem>
    1. 首頁》嘉賓觀點
      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政策法制司司長王自強:
      音樂與版權——錄音制作者的權利
      2021年06月17日    [ ]   來源:

      音樂不是大自然對社會人類簡單的恩賜,它凝結著詞曲作者對社會生活深刻的領悟、演唱演奏者對聲音和旋律精準的演繹以及錄音制作者對音樂的獨特詮釋,是包括詞曲作者、表演者和錄音制作者等音樂人智慧和靈感的結晶,理應得到社會的尊重和法律的保護。

      著作權法律制度是與音樂法律保護關聯度最緊密的法律制度。我國自上世紀90年代初建立起的著作權法律制度,對鼓勵音樂創作、促進音樂產業發展、保護音樂人合法權益等方面作出了積極貢獻。然而我國的著作權法律制度不是完美無缺的,就音樂產業的市場消費最終形態——錄音制品而言,在我國的著作權保護體系中,長時間處于“早產兒”狀態。之所以叫“早產兒”,是因為存在先天不足,其表現為:一是在法律制度建設上,存在權利體系不夠完整的狀況,錄音制品的廣播和機械表演權長期缺失,而這一權能對錄音制作者是至關重要的;二是在法律保護的社會實踐中,存在錄音制作者權益保護不夠到位的狀況,現實中其出租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未得到有效保護,錄音制作者無力應對侵權盜版。以上不足將嚴重影響我國音樂產業的健康發展。

      可喜的是,6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新修改《著作權法》,其權利體系增加了錄音制作者以廣播和機械表演方式使用錄音制品的獲酬權;在法律救濟體系中,增加了侵權行為懲罰性賠償、提高了法定賠償標準。這彌補了錄音制品權利體系不夠完整、權益保護不夠到位的缺陷。但是,新的法律規定并不必然自動產生理想的社會保護效果。要將新的法律規定轉化為錄音制作者由此產生的經濟紅利,我認為還需做好三件事。

      第一,進一步完善法規體系。新修改《著作權法》賦予了錄音制作者以廣播和機械表演方式使用錄音制品的獲酬權,但使用者使用錄音制品,向誰付酬、怎樣付酬、以什么標準付酬,這些問題得不到解決,法律規定將只能停留在紙面無法落地。因此,制定相應的配套法規具有緊迫感,是落實新法規定的基本前提。第二,構建科學有效的司法救濟體系。所謂“科學”,就是要堵住侵權行為人利用法律制度不完善規避法律責任的漏洞,不給侵權行為人留下不承擔侵權責任的理由。所謂“有效”,就是要讓任何侵權行為都受到法律的制動,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在這方面我國現行著作權法律制度同樣存在不足,需要改進和完善。第三,增強權利人的維權意識,提高權利人的維權能力。從法律意義上講,任何正當權益都不是自動產生的,而是相關利益主體積極爭取的。因此,錄音制作者遇到不能反映其正當權益的制度設計以及侵權盜版行為時,要增強維權意識,不能保持沉默,要勇于發聲。面對侵權盜版行為,錄音制作者除了運用法律武器開展自我維權外,還應充分利用集體管理的制度優勢進行維權,不斷提高維權能力。增強維權意識、提高維權能力是實現法定權利最有效的途徑。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發布時間:2021年6月17


      香港经典A毛片免费观看变态

      <menuitem id="t1ehh"><strong id="t1ehh"></strong></menuitem>

        <track id="t1ehh"></track>

        <menuitem id="t1ehh"><dfn id="t1ehh"><thead id="t1ehh"></thead></dfn></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