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t1ehh"><strong id="t1ehh"></strong></menuitem>

      <track id="t1ehh"></track>

      <menuitem id="t1ehh"><dfn id="t1ehh"><thead id="t1ehh"></thead></dfn></menuitem>
    1. 首頁》嘉賓觀點
      北京文化娛樂法學會版權研究會副主任李穎:
      促進長短視頻平臺相互授權交易
      2021年06月10日    [ ]   來源:

      我認為,長短視頻爭議的實質是商業模式和流量之爭。因為近兩年來,互聯網的競爭已從用戶增量競爭轉為存量競爭。

      據統計,目前短視頻市場規模已達1302億,占整個市場規模的近三成,同比增長178.8%,用戶規模已達8.18億,日均使用時長110分鐘,用戶使用短視頻娛樂的時間已超過了長視頻消費時間,短視頻已實現了彎道超車。歷史已無數次告訴我們,技術和商業模式的推陳出新是勢不可擋的。因此,我們更希望將問題還原到法律問題的處理上,讓大家能夠更加理性地分析、判斷,因為不僅是短視頻平臺,長視頻平臺同樣也面臨著影視節目的切條、剪輯、二創傳播、通知—刪除以及版權過濾、集體管理、授權許可中的諸多困難,并探索如何進行科學地解決。只有大家都能跳出本公司、本領域、本行業的狹隘視角,站在全社會、消費者利益滿足的更大視野下,才能看到問題的全貌,找到并構建出更好的、雙方都能接受的解決方法。

      面對長短視頻之爭的白熱化現象,版權界不少人提出應實行集體管理措施。因為在互聯網時代,面對人人都是作者或使用者的情形,如去遵循一對一精準授權是不太可能,部分人建議在法律上嘗試擴大著作權集體管理機構的權限,推行集體管理制度,但是實際上在短視頻領域實行著作權集體管理也存在著困難。一是影視集體管理組織本身資質、人員、制度等處于初級階段,較難得到大的權利人信賴而授權集體管理,手中作品較少。二是集體管理組織獲取授權渠道少而困難。三是長視頻平臺是否愿意授權問題。目前大量電影電視劇的信網權在長視頻網站手中,手中也有短視頻平臺和維權力量,未必愿意進行集體管理。四是授權價格可能較高而超出承受能力問題。五是業務價值判斷層面問題。集體管理打包的影片等是否有業務需求,價格和計費標準是否合理而短視頻平臺和UP主能夠承受,而熱播劇權利方是否會授權的問題。鑒于此,我有三個建議:一是建議明確各類情況的下線合理時限。二是建議盡快建立權利查詢系統,以便能夠擴展授權渠道、為集體管理基礎設施建設準備。三是希望促進統一、內容豐富的版權比對庫開發,促進長短視頻平臺相互授權交易。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發布時間:2021年6月10


      香港经典A毛片免费观看变态

      <menuitem id="t1ehh"><strong id="t1ehh"></strong></menuitem>

        <track id="t1ehh"></track>

        <menuitem id="t1ehh"><dfn id="t1ehh"><thead id="t1ehh"></thead></dfn></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