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t1ehh"><strong id="t1ehh"></strong></menuitem>

      <track id="t1ehh"></track>

      <menuitem id="t1ehh"><dfn id="t1ehh"><thead id="t1ehh"></thead></dfn></menuitem>
    1. 首頁》嘉賓觀點
      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副總裁、總編輯張輔評:
      期待在版權合作與實踐中解決痛與難問題
      2021年06月10日    [ ]   來源:

      字節跳動在對原創作者保護方面做了三方面探索。

      第一,大量采購版權,供原創作者創作并宣推影視作品。字節跳動一直注重版權合規合理使用,從2017年開始進行版權內容的采購,抖音大量與長視頻內容進行合作。截至目前,與至少1200部電影(含網大)、400部劇集進行了簽約,重點項目深度合作覆蓋率95%以上,內容包含影視、綜藝、紀錄片、少兒動漫等不同品類,合作方包括國內外知名片方,如好萊塢、華策、華納等。版權內容的積累與合作,不斷為用戶提供了高質量的內容服務,同時也為原創者提供了合規創作素材,用戶可利用已得到授權的影視作品進行二次創作,并通過抖音強大的宣發能力,使其創造“破圈”的營銷話題。第二,2020年上半年,抖音上線了“原創者聯盟計劃”,為原創者免費提供全網侵權監測、專屬維權平臺、免費維權等服務,以解決原創者維權難的后顧之憂。截至2021年4月,報名參加“原創者聯盟計劃”的普通創作者超過3萬名,幫助原創作者下線其他平臺侵權鏈接72萬余條。去年字節跳動還獲得了中國版權協會授予的“中國版權保護突出貢獻獎”。第三,通過典型訴訟案件,對邊界不清晰的法律問題進行探索。2018年9月北京互聯網法院第一案——“抖音短視頻”訴百度下屬企業“伙拍小視頻”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被最高法院評為2018年中國法院十大知識產權案件。

      在版權合作與維權實踐中,我們也遇到一些痛點與難點問題,主要有五個方面。一是版權獲取受到一些頭部平臺的阻礙。由于幾家長視頻平臺組成頭部平臺價格聯盟,不允許頭部平臺聯盟聯合采買的版權內容售賣給指定平臺,如B站、西瓜視頻、抖音等。二是技術監測覆蓋率有待持續提高。面對每日幾千萬,甚至上億數量的新產生短視頻,行業內尚未研發出針對短視頻的成熟監測技術。而需要維權的作品和需要監測比對的短視頻數量級均為海量,人工監測只能在特定場合起到一定程度的補充作用,無法成為監測發現侵權的主力軍,監測技術水平仍有待持續提高。三是通知后刪除的期限標準不確定。2020年5月至今年4月,字節跳動向不同平臺發出侵權告知并下架643萬條侵權視頻,能夠在投訴后平均24小時內采取下線措施的平臺不足被投訴平臺的三分之一,有些平臺下線時間甚至拖到一周或更長。因此,對通知后刪除的期限標準做出清晰的界定是十分必要的。四是某些平臺人為設置投訴維權障礙。我們發現,某些平臺只提供在具體侵權視頻內點擊“投訴”按鈕的單條維權方式,并未提供作者批量投訴的渠道。如果讓作者逐條點擊投訴,勢必給作者增加了較高的維權成本,一定程度上也縱容了侵權者的侵權行為。五是侵權標準認定較高,而賠償額卻過低,不利于打擊侵權行為。

      鑒于此,我們對視聽作品版權保護有三方面期待:一是希望以原創保護為基石,進一步推進版權合法使用。我們期望與更多新媒體平臺形成行業合力,共同努力由內及外地提升全社會的版權保護和合法使用水平。二是希望以技術進步為載體,進一步提高作品保護水平。因為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和區塊鏈技術,在作品確權認證、版權登記、版權預警、版權監測、圖書下線、在線存證、遠程立案等方面,將會大大降低權利人的維權成本,縮短維權周期,同時也會提高侵權人的侵權成本。三是希望以原創內容為媒介,規范和建立合法有序健康的版權秩序。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發布時間:2021年6月10


      香港经典A毛片免费观看变态

      <menuitem id="t1ehh"><strong id="t1ehh"></strong></menuitem>

        <track id="t1ehh"></track>

        <menuitem id="t1ehh"><dfn id="t1ehh"><thead id="t1ehh"></thead></dfn></menuitem>